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_新笔趣阁_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革秦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长夜

革秦 第一百一十七章 长夜

作者:守玄 分类:其他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17 05:57:44 来源:笔趣阁

“其实不需要这样做。”鞠子洲说着,又去组织妇人们先席地坐下休息一会儿。

妇人们笑嘻嘻开心地坐下来了,然而目光仍旧在嬴政身上打转。

这是正常的事情。

嬴政本身就生的好看,加上不事生产劳动,不受风吹日晒雨淋,日常营养充足,因而肌肤白皙细嫩,脸蛋清秀带有稚气,眉宇之间更兼有昂藏霸道,整个人十分好看,也很是耐看。

妇人们平日里见到的,多是底层劳动者,与鞠子洲一样,通常肌肤粗糙黧黑,虽是拙稚,但总显得更加成熟。

今日一遇到这种鹤立鸡群的好看小孩儿,总忍不住多看一看,多摸一摸。

爱美嘛,人之常情。

鞠子洲坐在妇人们对面。

嬴政犹豫了一下,也学着鞠子洲的样子,坐在他身边,双臂撑在腿上,两只拳头撑住下巴,好奇看着面前的妇人们。

“我们的理论,并不是要叫所有人都过上贫穷的生活的!”鞠子洲说道:“所以你有更好的物质条件,且去好好享用便是了,实在没有必要如此作为。”

“但是我如此作为,师兄喜欢,不是么?”嬴政仍旧看着面前的妇人们,没有回头。

鞠子洲犹豫一下,点了点头:“是的,我很开心。”

嬴政没有回头,也大概能够猜得到鞠子洲的犹豫。

他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

终于是,逮到你的真实情感了!

一个正常的,有着明确目的的聪明人,在他确定了目的之后,所做的一切的行动,都是为了他的目的服务的。

就像嬴政自己,他的行事,就是为了他的目的——他行此种种,就是要从鞠子洲身上得到他自己所需要的“义理”、“方法”、“大局规划”。

而对于别人,嬴政也可以很轻易地从其身份、地位等方面,依据鞠子洲所教授的“方法”去揣度其目的,进而以目的和现状为根基,猜想到他们的会如何行事。

但这种方法对于鞠子洲是没有效力的。

因为鞠子洲是始终都在有意识地隐藏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自我感情与倾向。

外在表现是他十分的客观,仿佛是一个没有情感的工具、拒绝掉一切的诱惑、甚至对于自己的性命都不是多么看重。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嬴政是没办法找到他的目的的。

于是就只能从个人情感下手。

嬴政是曾见过鞠子洲的真实情感的。

那是在他们见到“孙淹”的时候。

鞠子洲第一次情绪失控,那时的他,居高临下、言辞犀利、锋芒毕露,犹如一把剑,宁折不弯。

而后便是这一次。

嬴政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两次之中的一点共性。

……

结束了一天地工作安排,鞠子洲在路边小摊买了两碗冰水,一碗递给嬴政,一碗自己咕嘟嘟大口饮下。

嬴政皱皱眉,略微有些嫌弃手里的陶碗太过粗糙,但是实在太渴,他也无心再去挑剔什么,于是学着鞠子洲样子,慢慢将冰沁沁的冰水饮下。

“饿不饿?”鞠子洲问道。

“当然饿了!”嬴政不满说道。

腿发酸,脚底火辣辣地疼,身体乏力,肚子饿,身上黏糊糊难受极了。

这是他从未经受过的苦难,也是他从未想象过地苦难。

而这样的苦难……

嬴政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说笑着吃干粮的妇人们,十分地难以理解。

经受了这样的苦楚悲痛,师兄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也就算了,他毕竟是超人一等的存在。

但这群妇人是怎么回事?

她们不会累的吗?

“你稍微等一下,我去问她们要些干粮,先垫垫肚子。”鞠子洲说着,朝妇人们走过去。

嬴政看着鞠子洲与妇人们攀谈,并且还时不时地指一指自己,微微叹气,捶了捶腿。

腿很酸,整个身子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光是站着,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鞠子洲没一会儿拿着一些干粮回来了,分给嬴政一些。

好似没有肉,昏暗地夕阳之下,黑乎乎一大块,不知是什么,发出一股子咸味,闻着就没有食欲。

嬴政嫌弃看着手中的干粮:“这什么?能吃的吗?”

“咸鱼。”鞠子洲说道:“那些妇人听说是为你要的,便都愿意把自己的吃的送给我们,我要给钱她们都不肯收。”

“就这种东西……”嬴政嫌弃看着,不敢下嘴。

鞠子洲见状,夺过嬴政手中的咸鱼块,自己大大咬了一口。

他吃的很香。

嬴政有些不敢置信。

鞠子洲将咸鱼递还给嬴政:“尝尝么?”

嬴政犹豫着,妇人们三三两两,靠了过来。

“贵人,您身边的这位小贵人好像走不动了呢,要我们帮忙吗?”一位身材高挑的妇人问道。

嬴政抬头看了她一眼:“不要!”

妇人们得到了明确的拒绝,吃笑着离开。

她们仍旧互相玩笑。

鞠子洲张望了一眼天色:“我们也该走了。”

说着,他转身离开,没走两步,感觉有人在背后拉自己。

“怎么了?”鞠子洲问道。

嬴政不说话,只是拿着咸鱼,小口咬了一口,期间,他的目光没有从鞠子洲身上移开。

鞠子洲大概会意,点了点头,无奈说道:“我知道了,只是你既然走不动了,何必要拒绝那几位妇人呢?”

“我乃是太子!太子当然要有太子的威仪!”嬴政嘴硬说道:“那些妇人分明是将我当作了无知孺子,调弄于我,我岂能被她们当成小儿辈!”

“好了好了,太子殿下,赶快上来吧!”鞠子洲叹了一口气,在嬴政面前蹲下来。

嬴政撇撇嘴,趴在鞠子洲背上,问道:“为何非要做到这个地步呢?”

鞠子洲沉默了一下,背着嬴政向前走:“没有人愿意吃苦的,也没有人天生就适应吃苦,但这可恨的世道逼着我们吃苦,逼着他们受苦。”

“苦楚吃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连活着都是拼命在挣扎着的人,是不会在意这一点苦楚的,她们和我都适应,而你不适应,就是因为,我们已吃惯了比这更苦的苦。”

哦……

嬴政趴在鞠子洲背上,小口小口吃着咸的要命的咸鱼。

日光昏黑了,天将入夜,让嬴政觉得痛苦难忍的苦楚,成了妇人们喜悦的源泉。

“浣衣十斤便能有一钱,下月我便能买上一盒胭脂了!”一名妇人惬意想着。

“你买胭脂是要给小贵人尝么?”旁边女孩子笑着调侃。

“你瞧不起我?那样精致可爱的小贵人,难道你不想给他吃胭脂么?”妇人张牙舞爪。

“我可没有你那么不知羞,竟第一次见到,就想去背人家了!”同伴笑着跑开了。

黑夜,似乎也没有那么昏黑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